霍芬海姆对拜仁:2018年招投標新政,你還能“中標”嗎?




發布日期:2018-01-17

霍芬海姆曼城主裁判 www.lullnf.com.cn 2018年招投標新政,你還能“中標”嗎?

隨著近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計量法>的決定》及其它三部法律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一次會議于2017年12月27日通過,自2017年12月28日起施行”的新政出臺。招標人會想,出臺這樣的招標政策,下步該如何組織招標工作?投標人也在思考,,自己還有可能在今后的投標活動中中標嗎?

2018年招投標新政,你還能“中標”嗎?

小編也在同步關注相關評論,但覺得無論招標人也好、投標人也罷,最現實的做法就是靜下心對一些修改條款進行必要的分析研究,下面就已修改的部分條款內容結合建設工程項目的特點進行自己的分析:

第十九條:招標人應當根據招標項目的特點和需要編制招標文件。招標文件應當包括招標項目的技術要求、對投標人資格審查的標準、投標報價要求和評標標準等所有實質性要求和條件以及擬簽訂合同的主要條款。國家對招標項目的技術、標準有規定的,招標人應當按照其規定在招標文件中提出相應要求。招標人可以在招標文件中合理設置支持技術創新、節能環保等方面的要求和條件。招標項目需要劃分標段、確定工期的,招標人應當合理劃分標段、確定工期,并在招標文件中載明。

解讀:對于國家支持創新、支持節能環保的政策,這是利國利民的大事好事,無需解讀。但對于“合理設置支持技術創新、節能環保等方面的要求和條件”,也可能引起以下思考:

1)“合理設置”是指工程資質條件?還是指擁有自主開發、研制并應用的相關技術專利的企業?“合理設置”如何界定?

2)“要求和條件”是否意味著建筑企業需要辦理增項資質內容?“要求和條件”是否會造成一些新的“掛靠”情況出現?

3)是否因此條件設置造成排斥其他投標人的公平競爭情況出現?

第四十一條:中標人的投標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之一:

(一)能夠最大限度地滿足招標文件中規定的各項綜合評價標準;

(二)能夠滿足招標文件的實質性要求,并且經評審的投標價格最低;但是投標價格低于成本的除外。

前款第二項中標條件適用于具有通用技術、性能標準或者招標人對其技術、性能沒有特殊要求的招標項目。

解讀:建筑工程項目一般說來是具有通用技術和性能標準特點的項目,如果反過來是否可以理解把“具有通用技術、性能標準或者招標人對其技術、性能沒有特殊要求”可以設置為“有特殊要求”的招標條件?

第四十七條: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招標人應當自訂立書面合同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有關行政監督部門提交招標投標和合同訂立情況的書面報告及合同副本

解讀:“合同訂立的書面報告”具體是指合同還是評標報告?(評標報告應已包含所有的招標情況),還是另行寫出報告?具體要求的內容?是自撰還是照搬模板文件?向“有關行政監督部門提交”是備案還是復核審查?如是復核出現問題在合同已簽訂的情況下,是撤銷合同還是重新招標?

第四十八條:中標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履行義務,完成中標項目。中標人不得向他人轉讓中標項目,也不得將中標項目肢解后分別向他人轉讓中標人按照合同約定或者經招標人同意,可以將中標項目的部分非主體、非關鍵性工作分包給他人完成。接受分包的人應當具備相應的資格條件,并不得再次分包中標人應當就分包項目向招標人負責,接受分包的人就分包項目承擔連帶責任。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招標人和中標人應當公布合同履行情況。

解讀:“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中,“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這容易理解,但“招標人和中標人應當公布合同履行情況”有點困難,是招標人、投標人聯合公布?還是各自公布?通過什么媒體渠道進行公布?公布的時間和條件是指工程項目結算完成?還是指項目審計完成?

第五十五條:招標人根據評標委員會提出的書面評標報告和推薦的中標候選人確定中標人。招標人也可以授權評標委員會直接確定中標人,或者在招標文件中規定排名第一的中標候選人為中標人,并明確排名第一的中標候選人不能作為中標人的情形和相關處理規則。

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招標人根據評標委員會提出的書招標人根據評標委員會提出的書面評標報告和推薦的中標候選人自行確定中標人的,應當在向有關行政監督部門提交的招標投標情況書面報告中,說明其確定中標人的理由。

解讀:這一條可能是爭議最大的!“招標人也可以授權評標委員會直接確定中標人”,可能出現的思考如下:

1)如果授權是在招標之前,發布招標公告時或在招標文件中明確規定的,是否會存在明顯排斥其他投標人?是否會出現新“圍標”“串標”模式?采取什么措施進行有效避免和遏制?

2)如果授權是在開標之后,評標過程中招標人宣布的,哪是否還需要補充一定的條件、時間點?是否會造成對其他投標人的不公平現象?

3)既然“招標人也可以授權評標委員會直接確定中標人”,哪評標委員會再評審中標人的工作有效性?按招標文件確定的招標、評標流程是否還有必要繼續進行?“授權中標人”和“評標推薦中標第一人”如果存在價格費用等實質性條件差異,如何界定?誰說了算?

第五十九條:中標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履行義務,完成中標項目。中標人不得向他人轉讓中標項目,也不得將中標項目肢解后分別向他人轉讓。中標人按照合同約定或者經招標人同意,可以將中標項目的部分非主體、非關鍵性工作分包給他人完成。接受分包的人應當具備相應的資格條件,并不得再次分包。中標人應當就分包項目向招標人負責,接受分包的人就分包項目承擔連帶責任。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招標人和中標人應當公布合同履行情況。

解讀:此款解讀同第四十七條。

以上為個人一些不成熟的解讀,或許一些問題會隨著國家招投標新政在執行過程逐漸的完善明晰得以解決,也可能在執行過程中逐步出臺相應的司法解釋或實施細則,在實際操作中更便于合法規范的進行招投標活動。對于發包人,應該研究透徹現行政策的要求和規定,合法招標、規范招標、不觸及法律法規的底線。而對于投標人,有效把握招投標新政的相關要求,可以避免參與招投標活動的無效和風險,當然,更不能觸及法律法規的底線!

投標人,看了上面的解讀,心理有譜了嗎?2018年你還會“中標”嗎?

 


信息來源:8爪魚招標網  發布時間:2018/1/17 12:04:44


信息來源: 8爪魚招標網 8爪魚招標網

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免費注冊

贊助商